熊猫科技网

在《萌之朱雀》中,可以看到导演河濑直美以一个家庭生活群像

简介: 在《萌之朱雀》中,可以看到导演河濑直美以一个家庭生活群像,探讨家庭成员、居民与自然的互动如何产生变化,透过几近纪录片的影像,揉合具有私密性的家族录影带画面,以这个家庭作为隐喻,带出文明如何对自然、人类造成影响。

在《萌之朱雀》中,可以看到导演河濑直美以一个家庭生活群像,探讨家庭成员、居民与自然的互动如何产生变化,透过几近纪录片的影像,揉合具有私密性的家族录影带画面,以这个家庭作为隐喻,带出文明如何对自然、人类造成影响。

洞穴是一个象征,它的形态到了工业革命后转化成由炸药、机械合力破坏山峰制成的隧道,《萌之朱雀》多次出现隧道镜头,每一次隧道的出现,柴田浩太郎饰演的荣介一家的关系都出现极大变化。

第一次出现隧道时是15年前荣介、未知瑠及孝三一同进入,当时正值孝三生产力巅峰之时,同时也是铁路计划正在运行的阶段。

对比到第二次及第三次隧道的出现,事过境迁,孝三逐渐衰老、铁路计划也因故终止。

分别就微观及巨观层面来说,前者体现家庭权力中心的转移,这样的转移绑定着劳动力与金钱中心的变化:孝三的衰老与荣介的成长,作为家中唯二男性,支撑家里经济重担的责任转移到荣介的同时也暗示着家庭地位的转移。

前段分述家庭及小镇层面的影响,然而本作无法真正将两者二元化,他们互相对照、呼应,小镇的兴衰与家族成员地位的起落有了对称关系,而原先以家庭故事作为主体的状况也在中段特写小镇居民群像时产生变化。

荣介家的故事并不只是一个家庭的日常,更是与整个小镇的村民、生活紧紧相扣。

此外,河濑在本作不断穿插纪录片式影像及一般电影叙事镜头,前者如同家庭录影带一般产生了某种私密性,这种属于私人的影像被置放这公共领域的脉络中不免使人解读成纪录式的影像。

虽然《萌之朱雀》并非纪录片,但作为自传性格极强的作品,对应到导演本人自幼因父母离异而被转交至亲戚家寄养以及选在奈良为拍摄地点等安排,不难察觉河濑在其中夹杂家庭录影带式影像是以暧昧方式来与自身生命经验对话。

02克制的感情叙事另一方面,整部作品中家庭的性别意识与情绪流动可谓一大叙事主体,荣介自幼母亲在生命中的缺席使他对于女性及母亲的想象投射到温柔婉约的舅妈身上,这种变相的恋母情结又在剧中十分幽微地体现在共乘机车时的肢体互动。

而未知瑠对哥哥荣介的爱慕也只能在临走前一晚向她倾诉,两段感情除了都挑战了社会伦理外同时也暗示着真实不如表象所见,扣回到中段纪录式影像的部分,那些被拍摄的居民大多朝气蓬勃、面带微笑,这些影像片段若是单独观看似乎会误以为这是一座充满生气的小镇。

然而事实上小镇正面临着衰败及人口外移的危机,河濑在整部感情叙事上的克制不只停留在家庭人物间的互动,同时也是对整个小镇、自然环境遭到破坏的隐秘书写。

另外,片中出现了大量的留白,不论是15年间家庭人物心境的转变、成长过程、孝三失踪的原因及存殁,这些留白并非全然将问题抛给观众自行想像,而是河濑在留白的同时退居到一个有点距离的位置,作为不那么亲近的叙事者,这些问题的解答得以在最后观众互相对照剧情的时候呼之欲出,形成一个更大的叙事格局。

而就情感层面来说,在警署中面对孝三的失踪与领回遗物对整个家庭无疑是开启了后续转变的契机。

最后在房间中,一家人看着孝三最后拍下的影像,是充满阳光、自然风景的美丽画面,这些片段似乎在孝三生命的最后成为了他压抑多时的情感依托。

03生死与自然作为河濑直美的第一部剧情长片,《萌之朱雀》呼应着导演本人的生命经验:出生于奈良、从小因双亲离异而流连到祖父的姐姐家寄养,本作除了是诉说一个家族、小镇、自然三者的兴亡外更是对自身生命史的追寻。

《萌之朱雀》开启了她接下对生死的叩问、自然的关注及女性叙事主体的作品取向外,更是奠定了他作品中克制、幽微但情绪力道强劲的叙事风格。


以上是文章"

在《萌之朱雀》中,可以看到导演河濑直美以一个家庭生活群像

"的内容,欢迎阅读熊猫科技网的其它文章